禽兽母亲帮助情夫强奸女儿案

法律界 http://www.mylegist.com 2009-07-23 18:05  法律界原创  赵露露
法律界认为,本案系二被告共同犯罪,二被告均是强奸罪的主犯。
http://case.mylegist.com//353/2009-07-23/2697.html

【案情简介】

被告人:谭某,38岁,浦北县小江镇塘胜村人,小学文化。毕业后就辍学了。

被告人:苏某,36岁,浦北县龙门镇人。

1991年,谭某与丈夫宁某结婚。1993年,谭某随着丈夫前往北海打工,后认识了同样在北海打工的老乡苏某。相识一个月后,两人勾搭在了一起。第二年,谭某和苏某先后回到浦北。十多年来,两人一直保持着不正当关系,对外则以兄妹相称。而宁某由于长年在外打工,一直被蒙在鼓里。

苏某染上了赌博的恶习,不久就将辛苦积攒的几万元积蓄赌输了,还欠了债。

2006年5月的一天,苏某央求谭某说:“我最近赌钱经常输,我听别人说,要找个处女‘开苞见红’才会赢钱,你的小女儿长得不错,你觉得如何?”谭某的小女儿冰冰(化名)是1996年6月出生的,当时还不到10岁。谭某起初觉得非常荒唐,便断然回绝。不过,苏某不死心,继续软磨硬泡,最终,得到谭某的同意。

2006年5月、2007年7月、2008年3月,谭某三次带着小女儿冰冰来到苏某宿舍或县城一旅社,准备供苏某奸淫。因冰冰年龄太小,稚气十足,苏某最终不忍下手。之后,苏某又盯上了谭某的大女儿——1994年7月出生的丽丽(化名)。

2007年2月4日下午,谭某把大女儿丽丽带到苏某事先开好的客房内,苏某企图脱丽丽的裤子,但丽丽极力反抗,他没有得逞。当年3月3日,谭某再次带丽丽到苏某在招待所开好的房间。丽丽十分恐惧,不肯就范,谭某就用打骂、恐吓方式威逼女儿。苏某把丽丽推倒在床上,丽丽拼命反抗,谭某就帮按住女儿的双手……丽丽凄厉地哭喊,谭某竟捂住女儿的嘴巴。事后,苏某给了谭某200元。

7天后,谭某又带丽丽到苏某事先开好的客房内。事后,苏某给了谭某300元,谭某拿着这300元钱,带着丽丽上街买了一辆256元的自行车,以“安抚”女儿。之后,苏某便多次叫谭某带丽丽到自己的宿舍或灵山县某酒店等地供他“享用”。

为了达到长期占有丽丽的目的,苏某还叫谭某把丽丽转到他所在的镇中学就读,由他负责丽丽的学费和伙食费。谭某欣然答应,并积极为女儿办理了转学手续。转学后,苏某多次对丽丽实施奸淫。

【裁判】

法院经审理后认为,苏某以暴力、胁迫手段与未满14周岁幼女发生性关系,谭某多次帮助他人实施奸淫幼女,两被告人的行为已触犯了《刑法》,构成强奸罪。苏某明知被害人是未满14周岁的幼女,而实施奸淫,且拒不认罪,在本案中是主犯,应按照参与、组织、指挥的全部罪行进行处罚,依法应从重处罚;谭某在本案中起辅助作用,是从犯,依法应当从轻或者减轻处罚。据此,浦北县人民法院对以强奸罪判处苏某有期徒刑8年,判处谭某有期徒刑4年。

【法律界推荐】

公安部督办年度第一大案 陕西府谷特大抢劫杀人案庭审视频直播>>>

【法律界点评】

法律界认为,本案系二被告共同犯罪,二被告均是强奸罪的主犯。

被告人谭某是女性,虽然不能亲自实施奸淫行为,但是,谭某身为受害人母亲,在苏某对受害人多次实施奸淫行为的过程中,发挥着主要作用,谭某在苏某第一次实施奸淫行为时,对受害人即自己的亲身女儿采取暴力手段,使其不能反抗的行为,以及多次积极配合苏某对自己的女儿实施奸淫的行为,充分说明谭某在共同犯罪中的主要作用。因此,谭某应被认定为主犯。

法律界认为,本案裁判量刑过轻。

根据《刑法》第二百三十六条规定,奸淫幼女情节恶劣的,应在10年以上有期徒刑、无期徒刑或者死刑这个量刑档次处罚。本案被告人谭某身为受害人的母亲,不但没有尽到监护义务,反而帮助苏某多次奸淫自己的亲生女儿,理应属于情节恶劣的情形,应在上述量刑档次处罚二被告,因此,法院量刑显然过轻。

此外,主犯不是法定从重处罚的情节,法院的判决没有法律依据。

精彩内容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