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依票据记载文义请求出票人支付

法律界 http://www.mylegist.com 2010-02-15 10:25  法律界网站原创  李莹
法律界网站提示:支票是以银行为付款人的即期汇票,可以看作汇票的特例。支票出票人签发的支票金额,不得超出其在付款人处的存款金额。如果存款低于支票金额,银行将拒付。这种支票称为空头支票,出票人要负法律上的责任。其次,支票仅仅代表一种支付关系,不从属于其他的法律关系,也就是说,在经济往来过程中用到支票的时候,上游法律关系不影响支票的支付关系,即便是上游的法律关系如买卖合同被撤销或者违法,支票本身如果合法的话也可以依法支付。
http://case.mylegist.com//1449/2010-02-15/3962.html

无论持票人与出票人之间有无直接的债权债务关系,其均可依票据记载文义请求出票人支付相应款项

【关键字】票据关系  记载事项  付款

【案情简介】

 原告:吴振勇

被告:北京国良信达投资咨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国良信达公司)

 2009年1月21日,吴振勇从滦县宏达植物油有限公司拿到国良信达公司出具的转帐支票一张,该支票为中国农业银行转帐支票,支票号为:16373486。出票人是国良信达公司,收款人是吴振勇经营的北京市环三环盛鑫木地板经营部。票据金额为55 840元。后吴振勇持该支票向“京农商行草桥分理处”兑现,同年1月22日,农业银行丰台支行以“密码错误”将该张支票退票,故吴振勇诉至法院请求判令国良信达公司给付票据款55 840元和按同期银行贷款利率支付自2009年1月21日起至给付时止的利息,并承担案件受理费。

原告诉称,2009年1月21日,吴振勇因与滦县宏达植物油有限公司债权债务关系收到国良信达公司出具的转帐支票一张,该支票为中国农业银行转帐支票,支票号为:16373486。吴振勇持该支票向“京农商行草桥分理处”兑现,1月22日农业银行丰台支行以“密码错误”将该张支票退票,故诉至法院请求判令国良信达公司给付吴振勇票据款55 840元,并承担案件受理费。
  被告国良信达公司辩称,国良信达公司从未在吴振勇处购货,不知道他的支票怎么来的。该支票是支付北京国良食用油有限公司向滦县宏达植物油有限公司购买植物油的货款,但是滦县宏达植物油有限公司供应的植物油是不合格产品。滦县宏达植物油有限公司持该支票去大兴法院起诉,后撤诉。撤诉原因是其植物油严重不合格。故不同意吴振勇的诉讼请求。

【裁判要点】

法院认为,票据为无因证券,票据出票人制作票据,应按照所记载的事项承担票据责任。持票人仅依票据上所载的文义就可请求给付一定的金额。国良信达公司虽主张该支票是开给滦县宏达植物油有限公司的购买植物油的货款,与原告不存在票据关系,但该中国农业银行转帐支票(支票号为:16373486、票据金额为55 840元)的收款人为吴振勇经营的北京市环三环盛鑫木地板经营部。国良信达公司开出支票的收款人为空白,依据我国票据法的相关规定,支票的收款人一栏可以授权补记。且在本案中,吴振勇出具的支票并不存在法律所禁止取得票据的情形。现吴振勇出具的支票,由国良信达公司加盖了该单位财务专用章和人名章,符合票据法的相关规定。故此,国良信达公司应当按照支票记载的金额承担票据责任。国良信达公司关于“该支票是支付北京国良食用油有限公司向滦县宏达植物油有限公司购买植物油的货款,但是滦县宏达植物油有限公司供应的植物油是不合格产品。滦县宏达植物油有限公司持该支票去大兴法院起诉,后因其植物油严重不合格撤诉,故不同意给付票据款”的主张,本院认为,滦县宏达植物油有限公司与北京国良食用油有限公司的买卖合同纠纷,与吴振勇与国良信达公司的票据纠纷是不同的法律关系,且为不同的诉讼主体,应另案处理。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票据法》第八十六条第一款、第八十九条第一款的规定,判决如下:

北京国良信达投资咨询有限公司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给付吴振勇票据款五万五千八百四十元。

【争议焦点】

国良信达公司是否应当向吴振勇支付票据所记载的款项?

【法理评析】

上一页123下一页
精彩内容推荐